从世界钢都到抗衡硅谷 东北可以向匹兹堡学什么?

  与此同时,匹兹堡今天能变身为美国无人驾驶汽车行业的一大研究中心,也多亏了这两所大学的杰出毕业生。Argo AI创始人和CEO塞尔斯基于2002年获得匹兹堡大学计算机工程学士学位,之后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所。后来塞尔斯基在谷歌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研究无人驾驶汽车。

  同样面临着夕阳产业转型压力,匹兹堡的成功经验可供底特律等地借鉴。

  据纽约时报报道,亚马逊有可能在今年9月,揭晓新总部(HQ2)的最终选址。

  匹兹堡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是匹兹堡市内两所全美顶尖的大学,为匹兹堡吸引和培养了众多优秀的人才。

  匹兹堡的经济结构转型也吸引了大量外来高素质年轻人口的涌入,使得匹兹堡成为极少数在金融危机期间保持财政盈余和房价微涨的城市。在21世纪初的十年间,匹兹堡人口年龄结构呈现年轻化趋势,18-24岁人口增长了17%,65岁以上人口比例下降了1/4。25-34岁人口中,有大学本科学历的占到48%,迁入城市的人口中71%为至少拥有本科学历的年轻人。这其中,“美国最年轻市长”卢克的号召力功不可没。

  匹兹堡前市长汤姆·墨菲认为:匹兹堡复兴秘诀就在于政界、大学和商界的紧密合作,其中大学是经济增长的引擎。

  2009年和2010年,经济学人和福布斯杂志两度把匹兹堡评为美国最适宜居住的城市;此外,匹兹堡还是全美犯罪率最低和就业率第二高的城市,生活成本也比加州、纽约等地便宜很多。

  原标题:从“世界钢都”到抗衡硅谷,东北可以向匹兹堡学习什么?

  而在匹兹堡现任市长威廉·佩杜托的带领下,匹兹堡向AI时代工业的转型更进一步,成为美国首个提供无人驾驶汽车打车的城市。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佩杜托亲自说服了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将无人驾驶试验放在匹兹堡进行。

  高等学府引领城市复兴

  钢铁之城悄然转型

  然而,随着上世纪80年代起美国制造业的萧条,大量工厂关闭,多达15万个工作岗位流失。但和底特律等随着工业萧条而人口流失的典型案例不同,匹兹堡的人口却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新来的高技术人才代替了原来的流水线工人,也改变了匹兹堡的城市面貌。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在入围最后名单的20座城市中,有着“航天城”休斯顿、“风城”芝加哥、名校云集的波士顿以及费城这样的美国一二线城市,甚至邻国加拿大的多伦多也来凑热闹。不过,名单中有一个名字格外显眼,那就是曾经的“世界钢都”匹兹堡。

  20世纪初,钢铁大王安德鲁·卡内基建立了卡内基钢铁公司(后来成为美国钢铁公司),使得匹兹堡一度垄断了全美一半以上的钢铁产量,其钢铁产值占美国当时钢铁产值的近2/3。此外,诸如匹兹堡平板玻璃公司、西屋电气公司、美国铝业公司等大型公司也将总部设在匹兹堡,支撑起规模庞大的就业人口。匹兹堡钢铁人队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支6夺超级碗(Super Bowl)的球队。

责任编辑:张迪

 图片来源:匹兹堡市政府官网 图片来源:匹兹堡市政府官网 图片来源:匹兹堡市政府官网 图片来源:匹兹堡市政府官网 商务部网站刊登匹兹堡转型案例 商务部网站刊登匹兹堡转型案例 匹兹堡夜景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匹兹堡夜景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匹兹堡大学教堂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匹兹堡大学教堂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卡内基梅隆大学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卡内基梅隆大学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昔日钢铁工业带来重度污染的匹兹堡,如今已经是美国前十大环保建筑城市,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匹兹堡大学环保生命科学中心。

  而在同一时段,底特律前市长帕特里克却因贪腐被判28年徒刑。检察官指控他的腐败加剧了底特律市财务危机,加快了该市走向破产的进程。匹兹堡和底特律这两个以夕阳产业著称的城市从此走上了结果截然不同的转型道路。

  当时,宾夕法尼亚州对无人驾驶汽车上路有着一些严苛的交通管理规定,而佩杜托向州府陈情,才使得Uber能在匹兹堡安排无人驾驶研究中心。

  如今,Uber、谷歌和福特均把无人驾驶汽车的研究中心放在了匹兹堡,和这里聚集的众多AI技术人才密不可分。

  佩杜托表示,

  市长招商亲力亲为

  Uber方面曾表示:“如果没有匹兹堡市长的支持,我们的工作不可能进行下去。”Uber位于匹兹堡的研究中心员工超过500人,投资追加到10亿美元。

  在匹兹堡从1990年代开始的经济结构转型过程中,卢克(Luke R。 Ravenstahl)市长是个不得不提的名字。

  2006年,当时年仅26岁的卢克当选匹兹堡市长,轰动了全美。此后卢克又获得连任,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在任职期间,卢克集中精力招商引资,建设了匹兹堡市中心规模30亿美元的CBD开发项目,将其打造为美东地区最大的集中区域地产建设项目,包括地铁、球馆、高端住宅,新银行大楼等,并且有美国最大和最高的绿色建筑。

  除去联邦和州一级政府部门以外,匹兹堡大学和匹大医学院成为雇佣人数前三的私营雇主,卡内基梅隆大学的雇员规模也在当地进入前十。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曾经产出美国大部分钢铁的美国钢铁公司,雇员规模在匹兹堡掉出前十之外。而继续排在前十的西屋电气,则是在接受卡内基梅隆大学投资和技术输入后大幅调整业务规模,砍掉了部分老旧的项目,增加了清洁能源技术等领域的投资。

  据美国公共广播(NPR)统计,匹兹堡目前有1600家大大小小的科技企业驻扎,除了巨头公司以外,还有很多前景看好的初创企业也扎根在此。比如在匹兹堡创立的Argo AI公司获得了福特汽车的青睐,成为福特的无人驾驶研究伙伴并获得10亿美元投资。

  2009匹兹堡G20峰会召开前,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匹兹堡为21世纪的城市经济转型提供了一套完美的模板。”

  每经小编(微信号:nbdnews)注意到,匹兹堡和我国武汉结成了友好城市,而和“大学城”武汉一样,匹兹堡的高等学府也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

  卡内基梅隆大学都市更新研究中心主任唐·卡特认为,“早在100多年前建校之时,卡内基梅隆大学就吸收了匹兹堡当地的创新DNA。”早在1986年,当世界对互联网还很陌生的时候,卡内基梅隆大学就抢注了带。edu后缀的域名。

  不过长期将重工业作为支柱产业,也造成了环境污染严重、经济结构单一等问题。

  靠近五大湖区的地理位置位置、丰富的煤铁资源、内河航道提供的运输便利,使得匹兹堡这个城市自诞生起就和钢铁工业结下了不解之缘。

  亚马逊新总部选址一旦确定,将给所在地创造5万个工作岗位和高达50亿美元的潜在经济效益。这样的“香饽饽”也自然引起了各地政府的争夺:今年1月以来,共有238座北美城市向亚马逊报名参与竞争。

  “很多地方喜欢给企业划定红线,而我们匹兹堡对于高科技企业则是铺上红地毯欢迎。

  这个曾以重工业闻名的城市,已经悄然完成了华丽的转型:亚马逊的青睐并非偶然,Uber、谷歌、Facebook、苹果、因特尔等科技巨头同样在匹兹堡设有重要业务。从曾经的“铁锈带”到现在的金融、医疗、IT中心,从遮云蔽日的工厂烟囱到干净漂亮的创业园区,匹兹堡俨然成为了美东地区一个可以抗衡硅谷的新兴势力。

  有人认为无人驾驶汽车会带来安全隐患,可我觉得心不在焉听着歌猛踩油门飙车的18岁司机要危险的多。在条件适当的情况下,应该允许企业开展实验。”

  对于同样位于美国“铁锈带”的底特律,以及我国传统工业基地东北地区来说,匹兹堡的经济改革经验有着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一位从70年代起移居匹兹堡的钢铁工人史蒂夫·李回忆说,那时候钢铁厂烟囱里排出的废气遮云蔽日,让第一次目睹此景的人惊叹不已,但是随之而来的污染问题也令人头疼:史蒂夫每年会有半个月的时间双眼莫名其妙地流泪不止,而在秋冬雾霾深重的季节,匹兹堡街上从中午12点过就点亮路灯,否则行人会看不清马路。

  该中心CEO曼泽特表示,“如果要问匹兹堡高耸入云的工厂烟囱都去哪儿了,应该说是匹兹堡和卡内基梅隆两所大学改变了城市的面貌。”从匹兹堡开始城市转型起,这两所大学在相关领域的经费投入翻了几倍,使得科研进展取得突飞猛进。

 


posted @ 18-09-02 09:11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分分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2014 RSS地图 html地图